当前位置: > dafa888黄金版 >

成长派“姚局”发声:当前堪比历史上任何一轮熊市尾声 新能车行

html模版成长派“姚局”发声:当前堪比历史上任何一轮熊市尾声 新能车行情还能“搞”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原标题:成长派“姚局”发声: 当前堪比历史上任何一轮熊市尾声,新能车行情还能“搞”

  来源:资本深潜号

  作者丨陈嘉懿 编辑丨袁畅

  别号“姚局”的嘉实基金成长风格投资总监姚志鹏,是个有趣的人。

  他2011年加入嘉实基金,2016年开始管理公募基金,专注新能源等成长方向,看好、参与了光伏、电动车等头部企业的大行情。

  姚志鹏的发言更加有趣。他是少数有投资体系、且能把自己的投资体系表述的很生动的基金经理。所以,他的演讲持有人关注、投资者也爱听、愿意听。

  日前,姚志鹏又在一个场合里“直抒胸臆”了自己的最新观点,但这次,他的表述更加谨慎而细致,要细细体会才能得其精妙。

  他说,股市现在这个阶段堪比历史上任何一轮熊市的尾声(如果不发生极端情况)。

  他断言,新能源车赛道未来还会有机会。产业高速发展结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。

  此外,他还说了很多很多。

  01

  大宗商品未来存在超级周期可能性

  姚志鹏表示,无论是疫情发展还是地缘政治,影响都在短周期,而且现在处于一个(困难的)极值。

  所以,姚志鹏认为,后续大概率很多因素都是向有利方面发展,未来还是应关注中期的结构性因素和投资线索。

  他认为,中期角度看,整个市场的不少因素需要重新评估:5年维度的话,大宗商品存在超级周期的可能性,如果大家关注的地缘政治因素一直持续的话。

  但这些东西无论证实与否,都不会改变他的结论。

  姚志鹏认为,宏观经济学就像皇冠上明珠一样,看的太多就反而会影响自己决策。

  姚志鹏表示,2022年以来基金的回撤,已经赶上2018年甚至略高于2018年全年收官的时候,已经到中间的最差的时候了。

  他表示,在中国做权益投资,不做极端假设的话,这个位置堪比历史上任何一轮熊市的尾声。

  这不意味着明天就大涨,“黎明前的夜是最黑的,市场是越无厘头的”。

  他回忆2018年秋天的时候,好像大家都没什么精神,都很悲观,但是年底两个月就震荡上行;上行后还有一些很无厘头的事情,莫名其妙一些股票刚反弹了一个多月之后又突然暴跌,但是后面就看到了2019年和2020年(的行情)。

  他认为,现在这个时间点,说短期明天怎么样,后天怎么样,倒不见得,但是肯定大概率在那个方位上。

  在这个时间点,如果做极端假设,在所有资产里,包括房地产、货币资产等,权益绝对不是最危险的资产。

  02

  眼下没有明显的风险

  姚志鹏看来,每次讨论长期机会、中期机会好像都很清晰,但人性的弱点是,早知道、但很难坚定。

  因为任何一个事物一定是波动中前行。每次波动会有各种各样的影响因子,有些影响因子是长期的,有些是短期的。

  他认为,在当下市场已经发酵这么多催化剂,短期的风险已经非常少了。不做极端假设,会发现眼下也已经看不到什么特别明显的风险了,剩下一些尾部风险那是在做一些很极端的假设。

  他回忆,历史上什么时候喜欢做极端假设?市场风险发酵最严重的时候。

  比如,2018年的秋冬之际,还有2008年的三季度。当时股神巴菲特增持,整个市场都没什么反应了,都已经心照不宣肯定还没跌完,已经麻木了,都是这种状态。

  姚志鹏表示,这个时候,不能肯定说没有尾部风险了。因为在整个经济波动中,如果有些问题处理不好,可能会有一些次生风险。

  他形容,天亮之前,可能黎明那段时间的是4:00温度更低还是3:30,说不清楚。在朦朦胧胧的时间点,最尾部一些风险不能完全排除,但是这个时间点肯定离天亮时间更近,等反应过来天亮了,可能就要中午了,温度就热了。

  所以这个具体时间点很难去把握,但这个时间点是一个非常好的位置。

  而且他在中观层面做了大量调研,看到中国很多企业家在干事业,没日没夜的干活,玩命的实干,在他看来,全球范围内能这么勤奋的少见。

  他表示,大家在比谁更勤奋,凯发在线平台,对经济没理由不乐观。

  所以他认为,结构性机会会持续存在。

  03

  投资“时代必答题”

  在姚志鹏看来,投资这个事情有很多的不确定性。

  分析企业盈利,有无数的因子影响。如果能把每一个因子都提炼出来,并且能够实时自动更新,计算机会得出一个投资结论,这个投资结论是符合投资学基本原理的,投资就变成科学了,科学是不会犯错的,是非常准确的东西。

  但是问题在于做不到,所以投资过程中会有很多的选择和方法论。有投资者喜欢高ROE资产,有的投资者言必称格局,有的投资人必称空间,有的投资者称趋势,有投资者在讲估值。每个人都会特别看重其中一个或几个因子,关键因子提炼的过程就是增加自己风险暴露过程。在增加风险暴露过程中,就一定会有犯错概率。

  他认为,投资要投资一个时代的必答题,就是这个时代最确定的机会。

  既然投资这么容易犯错,如果一个投资决策只能挣个50%、30%,这个侥幸挣了50%,另两个错、亏掉50%,整个投资结果是失败的。

  所以投资决策本质是要提高对的概率,要找的机会是,对了能赚10倍(的机会)。他表示,找10倍不是贪心,是因为会有错,为了应付在投资过程中的错误,做对冲用的。

  也就是说,姚志鹏认为,投资要找大机会,就是一个阶段社会发展的主要旋律、主要矛盾。

  他表示,投资中最重要机会就是选择对了方向,即使在里面,没有找到最优秀的那个公司,也会比社会平均水平要好。如果在一个盐碱地刨,必须是圣人能够找到盐碱地里唯一的珍珠,难度是极大。他认为,自己对自己做圣人假设,这是不现实的,投资要认为自己是个弱者,要去找正确方向。

  04

  关注尖端制造

  他定义,如果以5年为维度,做成长投资,就(要)知道5年后哪些产业好了,中国才有机会。这些行业是“必答题”。“选答题”就是中国人富有了,在全球有竞争力了,躺赢受益的产业。

  他认为,要研究全球产业趋势,在里面找哪些行业中国一定要搞起来。

  “必答题”,他认为是围绕着汽车、电子、化工等一些尖端制造,而且这个制造指的是消费级的制造,包括中间品电子和化工等,终端家电、汽车等。

  他认为,这产业发展起来以后,中国未来一定是一片繁荣的。当老百姓都富起来,中国人能喝得起更多的高端白酒了,能做更多的高端消费了,有更多的别的选择了,“选择题”也会好起来。

  他还认为,那时候房价可能也会可爱起来,因为收入都高了。

  而且除了方向感,他认为能力很重要。而他看到,中国现在在新能源汽车、家电、电子、化工等行业已经有一批领先企业,会带着中国走出去,“大船出海,专精特新小船跟上”,会带来整个经济的繁荣。

  05

  这些产业链有机会

  姚志鹏认为,研究中期投资机会,一是看社会发展,另外看中期的一些边际重要变量,未来有哪些重要的宏观变量会发酵。

  有几个机会是全球范围内面临的,一个是汽车的智能化和电动化。从国内的新能源汽车的板块,大家已经初步领略到了。市场可能会有一些质疑或担忧,是不是发酵完了。

  他回忆,五六年前太阳能也出现过这么一幕,被市场选中以后涨了一波后,市场觉得是不是涨到位了,后面又涨了10倍。

  姚志鹏表示,产业趋势刚刚确立趋势的时候,不要去讨论它结没结束,结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。

  这是一个趋势,会带来很多机会,不仅是车和电池的机会,后面会延伸到很多的制造业的机会,这会是一个大的链条。

  另外一个大链条是围绕着全球的能源的清洁化。

  能源清洁化过程中制造业机会,已经涨了100倍了,作为制造业来看,从增量角度来看,目前理论上的市场空间,没有那么多了。不如他在2020年的时候还与很多投资人说新能源、光伏是很大机会,后面他觉得这个机会没有以前那么大了。

  在产业层面,可能在存量层面,还有很多火电,不是清洁能源,所以在发电领域和一些领域可能还有一些机会,但是在设备领域可能机会少了。

  另外,他认为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机会,是科技里还有很多机会没有挖掘。

  科技里面有两大变化。一个是智能化,落脚点一是车,一是一些中小的物联网的一些部件,包括耳机、手表,各种各样的小型电子装备。

  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子装备,包括像电动自行车、电动滑板车,包括家用电器什么这种万物互联的各种各样的东西,这是一条链,是硬件,未来可能会有些软的。

  还有一条链,就是生命科学。过去一段时间消费和医药回撤比较大,因为之前偏生命科学的东西估值比较高,所以大家很多担忧,但他相信人们对于延长自己寿命的需求是无止境的,而且未来人类在技术进步下延续自身健康状态能力增加,这个领域肯定有巨大投资机会。

  但这个领域特点就是跟着创新周期可能消费时并不跟着医药周期走,不是股票跌下来就一定有机会或者没跌就不能买,更多是跟着创新周期走。

  他表示,当靶向治疗到尾声的时候,在等待新的技术,一旦出来,肯定是大级别机会。

  当大宗商品慢慢开始回落,后面很多东西都会有经营改善的机会。

  06

  现在担心新能车增长为时过早

  在大家非常关注的新能源车、智能汽车这个板块,2022年以来出现了一定的调整,市场讨论新能源车是否已经走过了快速增长期,还会“王者归来”吗?

  姚志鹏认为,类似的市场顾虑,在2011、2012年对于苹果产业链的时候提出过,在2013年后半到2014年大部分时间里,对光伏的投资担心过。

  那时说未来中国铺满了光伏,可能市值空间也不大了,但是光伏两个市值最大的公司从2014年到现在涨了30~50倍。

  他认为,问题在于市场总是形而上去想这些问题。

  新能源汽车(增速)未来会不会下降的问题,在他看来类似“未来还会不会出现金融危机”的问题。

  “你今年喊明年金融危机、明年喊、后年喊金融危机,喊10年、喊20年,总会喊对一次。但你是否要因为未来增速下行而现在不做投资?”

  他承认,所有的“鲜衣怒马”的行业,最后都会变成传统行业。

  回到1999年,如果预测到了2020年、2021年之后地产行业情况而规避地产行业投资的,甚至在2003、2004年就说要远离地产行业,这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
  姚志鹏表示,新能源车现在都在快速上升,但比方说到2025年前后它一定会减速减到二、三十,这是必然的。

  未来的减速也是逐步下行过程,所以这一定会发生,但不是投资决策的核心原因。

  他认为,市场质疑来源于交易、来源于对于宏观经济的担忧,往往在熊市中才会有如此多担忧。

  他统计,做个比较,新能源汽车主要公司的估值在10年的负1倍标准差,金融、银行、地产的龙头公司的估值在10年均值的中位数,而煤炭等部分周期行业的估值在过去10年正一倍标准差。

  他表示,在这个时间点,市场在悲观的时候就总有悲观的理由、各种版本的鬼故事。但他认为,产业趋势在,最终会回来。

  07

  关注两大类机会

  在他看来,未来有长期机会偏进攻资产包括:

  第一,新能源汽车。他认为,这是不能绕开的,就如同在2011~2015年你不能回避消费电子,回避TMT一样。必然要在里面选择一些优秀的公司去配置。

  第二是军事工业。

  这两个行业中期是比较确定的,里面有很多细分子行业增速是比较高的。

  另外比较有机会的行业来源于一些新兴制造业,会广泛分布在机械、电子、化工等。有些可能是电子行业,移动终端相关的。有些可能是化工行业,看上去很传统,但是企业盈利中期增长是比较迅速的。

  在新消费里面,很多是港股上市的,所以会面临市场不稳定,疫情一稳定下来,需求是很好的,但是港股的估值体系相对不那么稳定,所以需要择时进行配置。

  市场还有一些偏防守类、防御的机会,集中在一些现代服务业、公共事业,比如绿色电力,清洁能源,从设备角度来看空间不大,但是从发电的角度来说空间还是很大。

  把这两类资产做糅合会发现,有的时候可能是要集中配置一些竞争性资产,有时候可能是要拿一些相对波动率比较低资产进行均衡的配置。

  08

  归根结底看企业盈利

  在姚志鹏看来,无论是稳增长,还是成长风格,投资这事儿归根结底是企业盈利。

  如果未来的三、五年企业盈利没有比较快速的增长,靠市场对估值推动,是不可靠的。

  很难说清楚一个资产到底是5倍市盈率合理还是50倍市盈率合理。能够把握的就是企业盈利增长。

  这个阶段,如果企业盈利增长方面未来有一些稳增长方向会更好、会大面积跑赢传统的经典成长,无疑它就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成长。“企业盈利的高速增长,为什么不是成长股?”

  但是如果只是市场在博弈风格,实际走势历史上往往是从哪来到哪去。

  “有多少人是在它涨之前买的,在高点卖出来?大都是在高点谈论,然后底部止损;要不就是扛5年,要不就底部止损、再去追别的。”

  在他看来,核心是企业盈利能不能带来回报。如果公司估值都不动,企业盈利增长能不能符合投资回报(预期)。如果它未来十年或者三、五年复合增速10%,你就很满意,买它也没问题。

  但是如果有一个企业复合增长50%,为什么要拒绝它呢?

  他认为,成长是永远的主题,没有成长的价值就是价值陷阱。

上一篇:负是非:4月18日期货操作建议 下一篇:没有了